'>
构建数字文化生态圈 助力中华文化走出去

作者:李亚娟(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学研究部副教授)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和数字产业化的不断推进,我国文化产业领域传统的生产传播方式也开始迈入以数字技术为代表、吸引全民参与和消费的数字文化时代。广泛链接、融合协作、系统发展的数字文化生态圈逐渐明晰。

数字文化生态圈代表了一种新兴的融合协作经济及合作网络的建立,多元因素和力量的高度统筹融合正在产生最佳能量环境,新的文化秩序和文化力量正在重组。它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存在形态和发展路径,提供了新的空间和格局。

北京民众欣赏基于数字技术的“寻梦海底两万里 深海之光”沉浸式艺术展。光明图片/视觉中国北京民众欣赏基于数字技术的“寻梦海底两万里 深海之光”沉浸式艺术展。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1、为中华文化走出去带来技术助力

中华文化走出去不仅是展示中华文化内涵和价值、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途径,同时也是中国文化产业走出去的必然趋势。近年来,虽然中华文化走出去稳步推进,中华文化产生了良好的海外反响,但仍应看到,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世界影响力和市场竞争力仍有待提升,文化创意品牌和文化服务出口市场份额依然不足,中华文化海外传播和传媒产业逆差状态并未改变。数字文化生态圈的构建对中华文化走出去来说,恰逢其时。

当今世界,全球链接和数据流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增长,大数据发展一日千里。数字时代对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国家管理、人民生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加快数字中国建设”已成为新时期国家发展战略。

数字文化生态圈以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和社会互动为主体,以文化为纽带,以无障碍、可访问、可流动的新颖方式,利用数据整合分析及强大的推广协调优势,力求促成多元数字内容共融共生,扩展线上线下无限空间,进而助力数字中国建设。数字文化生态圈就像一块磁石,吸引文化、科技、创新,联动政府、企业、社会相互碰撞、包容增长。数字时代为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新机遇,也为中华文化走出去打开了新空间。

未来,文化都将实现数字化,打破目前文化产业存在的制度藩篱和行业壁垒,统筹各方力量,打造集“文本文献”“人文艺术”“文化遗产”等于一体的“数字人文”资源库,是构建数字文化生态圈的根基,也是中华文化更好走出去的前韩国赌博合法提。耗时10年,截至2017年,哈佛大学图书馆与中国国家图书馆等合作完成了4210种51889卷“中文善本古籍”的数字典籍工作。我国独立开发的“唐宋文学编年地图”历时5年,于2016年年底测试上线。两者相比,“唐宋文学编年地图”不再是单纯的、碎片化文本入库,文本发生环境、史料隐含关系和意义集合被不断开发,通过数据信息结构化,数据库还可以自造视觉实境空间。这比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特藏数据库更接近数字人文概念,也更为使用者所喜爱,成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有力资源。数字文化生态圈正是通过技术蔓延,释放一切可能潜力,支持可预见的数据集群,加速思想传播,增加价值。

以电子书阅读器和APP为媒介的移动新媒体数字出版物日益流行。光明图片/视觉中国以电子书阅读器和APP为媒介的移动新媒体数字出版物日益流行。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2、为中华文化走出去聚合多元动力

创新不应只关注短期绩效,能力建设带来的长期结构性变化更为重要。数字文化生态圈的构建旨在通过无障碍、无限制交流,加快知识转移,推出多种合作伙伴关系,求取可持续发展优化。它希望提供结构化的激励措施,通过知识产权保护,隐私政策,共同筹资,共享服务和数据平台,克服高昂成本,帮助成员更快适应快速变化的信息技术,解决需求,创造机遇,赢得最大公约数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